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所有分类

商店公告

冬季男鞋马丁靴男短靴加绒中高帮靴子英伦风男士沙漠靴皮靴工装潮
冬季男鞋马丁靴...
¥358元 ¥79元
加厚羊毛鞋垫保暖软防臭棉垫女皮毛一体加绒男吸汗透气内增高冬季
加厚羊毛鞋垫保...
¥98元 ¥19元
冬季羊皮毛一体雪地靴男短筒保暖懒人短靴子男士加绒加厚棉靴5504
冬季羊皮毛一体...
¥598元 ¥132元
冬季羊皮毛一体雪地靴男短筒保暖懒人短靴子男士加绒加厚棉靴7702
冬季羊皮毛一体...
¥598元 ¥129元
© 2005-2018 她同我们村子所有妇女一样,信奉守着男人孩子过日子,才像一个家的真理。虽然母亲做的饭菜不能让人恭维,可母亲的手工极好。我看过她绣的缎面的枕头,两侧各有一对鸳鸯,五彩琉璃的金丝线,密密地绣下去鸳鸯就像活了一样在一池深得发绿的水中游来游去。母亲给我们姊妹做棉袄六个姊妹她做了六件棉袄。都是自己码着样子裁剪,续上又软又轻的棉花,一针一线地缝制。我们嫁到婆家后换穿的第一件衣服就是母亲做的棉袄。在亲朋间走来走去,光滑的缎面,细密的针脚引来无数艳羡的目光。母亲用她的好手工给她的女儿们挣足了面子。如果真要追索母亲不能安于家里的原因的话那只能是父亲了。十六年前尽管病榻上的父亲是多么不情愿,可是无情的命运还是拆散了母亲枕畔的那对相濡以沫的鸳鸯。母亲的世界跌入黑暗是女儿进入不了,也安抚不了的一段深渊。寂寂长夜母亲独自舔舐着伤口无眠到天明。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